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写景美文哲理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爱情经典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满分作文话题作文
网站公告

什么的滋味作文800字

发表时间:2020-11-07  热度:

【篇一:画的滋味】

作者:肖橦

我渴望拥有一间小小的画室,不需要多么亮堂,只需要一束细细的阳光,恰好打在我的画布上,照得满屋满室都是流光溢彩的味道。

画家,是最神奇的职业。手中握着那么一支画笔,似乎就拥有了些堂而皇之的理由,能把今天按下暂停,能把明天拒之门外,能把烦恼轻拿轻放,自己却混入另一个时空,且做了这天底下第一大甩手掌柜。我于是也想做个画家,也想一尝那变幻万千的人生百态,究竟是何滋味?

画架已经搭上,画布已经铺好,使用方格衬布包一点太阳的金、深海的蓝,调我一盒最纯净的颜料。欧罗巴的画家是最大胆的诗人,他们奋力把色彩撞在一块,把洁白的画布切割成鲜艳的碎片。云朵是填空的留白,山河是大地的油彩。享用着最后一顿晚餐的耶稣,是否悲伤如意大利雨夜的街头?梵高的向日葵绽放的时候,是否狂喜如荷兰晴朗的草场?大悲大喜,无需掩饰。

点一盏古色古香的铜灯,燃一炉淡淡的香,煮一杯青涩微暖的茶,深宫的宫女对雪而坐,在这数九寒天,工笔轻捏,巧腕微转,一瓣红梅翩然落于纸上。“冬至日,画素梅一枝,为瓣人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于是女子伏安屏息,一勾一画,郑重地描下“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于春冬交际之时,怅怅然等待春天,小悲小喜,愁绪如丝,作茧自缚。消寒图,消的从来就不只是天寒。

也幻想自己是个手中大有神通的人,手拿一支画笔,好像也变成了执剑问道行走江湖的侠客,举手投足间,多少山河风光顷刻收入一纸生宣。随兴而起的写意、潇洒肆意的泼墨、鲜衣怒马的狂放,是富春山上戾天的鹰,是北海上飞跃的鲲,无悲无喜、嬉笑红尘。

画的滋味,亦是人生的滋味。游走在画中的画家,不知究竟是体验了人生,还是创造了人生,大笔点墨,便是三千世界。

【篇二:煎饼的滋味】

作者:李依霖

“功夫是什么?就是时间。”他缓缓说道,手中的小铲仍有条不紊地铲着。

在老家的巷口,有个卖煎饼果子的小摊,几十年了,从未挪过地方。姥姥说,吃他做的煎饼,总能吃出这条巷子最纯朴的味道。

煎饼的香味,常常飘出很远很远,飘进狭长的小巷,飘进每户人家的小窗,钻进我的鼻腔,氤氲着整条街道。大清早的,左里右舍都纷纷出来,在小摊前排起了长队,他也不紧不慢,精心做好一个又一个煎饼,笑着递到每个人的手中。

他的煎饼摊其实是个三轮车,车上加装了一个不大的玻璃柜,锅碗瓢盆和配料全部放在里面,所有的东西总是干干净净,玻璃也每天擦得一尘不染。

要做一锅纯正上好的煎饼果子很吃功夫,在我的印象中,他每次做饼都是娴熟、从容而淡定的。他先拿出和好的绿豆面糊,用勺子一舀,倒在平底锅上,再用一把小铲在锅中面糊上轻轻绕两圈,面糊马上均匀地铺平,正好盖住整个锅面。没过多久,他又俯下身子,在柜子的最底层取出两个鸡蛋,在锅边一磕,把鸡蛋往饼上一打,又用另一把小铁铲轻轻敲打着直到蛋与饼完全融合。最后,他用小刷往上面抹上一层薄薄的黄豆酱,将葱沫、香菜碎一并撒之,轻快地一卷,煎饼果子就做好了。我每次都会看得呆了,由衷地佩服这精湛的手艺,要练就这样的好功夫,少说也得十年半载。

去年回到老家,嘴馋的我便马上前往心心念念的煎饼摊。当时已是傍晚,他应该快收摊了,巷口已经没什么人了,我站在离他稍远的地方,看见他微驼着背,手中的小铲不停地动着,他又停下来一会儿,放下手中的小铲,用手对着锅中煎饼比划着。

我有些奇怪,便走上前去,轻轻敲了敲玻璃,他抬起头,表情有些局促,右手边放了好几张不太成型的煎饼。我也有些尴尬,便问:“您这是在练习吗?”他笑了笑,搓了搓手:“是啊,想着这会儿也没什么人了,就练练。”说罢,又开始做起煎饼来。“我老喽,眼力手力都不比从前了,得天天练,才能让大伙吃上好吃的煎饼。”

我愣住了,都做几十年了,竟还坚持天天练习!看着他生满老茧的手和被汗水浸得锃亮的木铲,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抬起头,缓缓地说:“什么是功夫?不就是时间吗。”

是啊!什么是功夫?什么又是煎饼的味道?不就是时间、汗水,一年又一年的坚持吗?这煎饼真正的滋味,我终于明了。

【篇三:笛声的滋味】

作者:黄启轩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题记

忽的一段生疏的笛声飘来,飘入了我的窗,轻声地唤着,空气中忽然多了分苦涩。

久之,未闻笛声。

幼时的家乡,还是一个热闹的村子。村里的人不多,只有几十户,但热闹的气氛总能使人忘记它的范围。村的中央偏南一点,有一座小花园,中间有一条小河穿过。园里的花草在夏季开得最为美丽,此时,姨妈就会叫上我,带上她的长笛,领我在园里散步。歇息时,便可以听她吹笛,她拿起笛,手不自觉地按着笛上的音孔,移至嘴边,轻呼出气——

“呜……”

笛声悠扬,以致百树摇绿叶,千花齐朝天,万家灯火映夕阳。周围嘈杂声散尽,衹余暗笛落飞声。每家每户此时都在炊烟缭绕,这时姨妈的笛声,无比清凉、甘醇,人们都伴着这清韵之音,愉悦地返家、合聚,人人都不禁为姨妈而喝彩……我看着这一切,心中亦无比欢欣。

要到城中上学了,临别时姨妈递给我一支木笛,纹路雕刻得精致华美,尾端有一个小红结。我不舍地离开,手中的木笛随手动着。

如今,我听到了幽夜中的一处笛声,心中却风生水起。我走到一个木柜边,掀开一个布盖,打开下面的木箱,抽出上面两层,拉开下面的一个小长柜,才找到了它——木笛。

我带着它,回了一次故乡,而眼望之处不免心生凄凉。热闹的村子归于冷清,七旬以上的老人们眼神涣散地坐在屋前的摇椅,手中一遍又一遍抚摸着儿女的照片。园子,也只余一株枯树、一潭小池。

我爬上家里的屋顶,看着手中的笛,亦看着一片荒凉,无奈地一叹。这时,一串悲哀的笛声从园中传出,那笛声,使枯树忽轻拂,落花乍起舞,败砖破瓦尽萧条……原来是姨妈,她回来了。她此时的笛声,似将空气带走,令我难以呼吸,一曲之音落,似乎道尽了家乡的万千事,抒出了家乡的落寞情。

夕阳还没落下,它想听这苦涩的笛声……

【篇四:风拂过的滋味】

作者:谭晓越

我喜欢风在耳边呼啸,就像你明明不在身边,却离我的心好近好近。

风有着夏天的狂野,追赶着下落的夕阳,带着奶奶的呼唤,夕阳下落至地平线,整个村庄笼罩在晕红中。广场上孩童们的欢笑,如银铃般回荡在村庄。我眼睛止不住往外瞟,“越儿——”我一个激灵,放下碗,提起鞋往外跑。六月的风躁动着,传来奶奶那粗放的声音,“这死丫头,又跑走了,碗都没放好呢。”“早点回来。”跑着跑着,我捂着嘴笑,这六月的风暖暖的。

风有着春天的暖意,伴随着又一年新生,带着奶奶的鼓励。梨花树上那一点点花苞,是都在等待着绽放吗?我牵着奶奶的手,走在一排排梨树下。“丫头,有心事了?”我望着奶奶,她眼中浑黄的光透着无限的温柔,我的泪珠再也没止住。奶奶握紧我的手:“丫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放弃。你看这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不也在等新生。”我抬头,望着奶奶,春日的暖风吹起她微白的头发,我从未觉得她美丽,可在那一刹,我感到这美丽的不是容颜,而是那颗心。风吹着,有着苦涩,夹杂着甘甜,却没有止住我的泪水。

风有着秋日的凄冷,卷起一地落叶,奶奶永远离我而去。唢呐声在乡间回荡,人们踏在落叶上,咔擦,咔擦,就如同踏在我的心上。两旁的树摇曳着,落叶如衰老的生命,它们回归泥土,杳无声息。起风了,奶奶,是你吗?这风怎么会是酸的呢?

风有着冬日的沉寂,一切都在蓄力待发,冬日将一切都埋起来,那冬风也是寒得刺骨。想起奶奶,她最喜欢梅了,梅正是历着寒骨,才美艳动人。是奶奶在告诉我,不经得严寒怎能开出艳丽的花。奶奶,我将永远记得您。原来,冬风也会带来暖意。

我喜欢风在耳边呼啸。因为你不在身边,在我心间。

【篇五:牛肉汤的滋味】

作者:许婧钰

世间美味繁多,深得我心的却是母亲的牛肉汤。热汽在口中蒸腾,绵绵淡淡的情绪在胸口化开,感觉像是自己被温暖小心地拉着。

童年时的我,是一个假小子,夏日在沙滩堆搭城堡、打滚真是一大乐事。

我正起劲,后面调皮的男孩作怪,往我身上扔沙子。我一溜儿地爬起,瞪着他还击,可假小子不如真男孩儿,他牢牢抓着我的衣领:“你也敢扔我?”我用力挣开,跑回了家。妈妈看到我,眉头深锁几下,随即舒展开。我看着她温柔的眼睛,里面的“我”似乎快满出来了。她细纹分明的手轻捧我的脸,擦拭着泪水和沙子,又擦擦我额头上的汗,说:“没事啦!妈妈煲了牛肉汤哦!”牛肉的油脂粘在嘴唇,萝卜的鲜甜在咀嚼的过程中慢慢化开,这汤最是回味无穷,醇香、甘甜的精华都浓缩其间,一口热汤入喉,舌尖的敏感细胞被鲜汤带动跳跃,妈妈总爱看着我吃,眼里流露着幸福的光彩,又情不自禁地唠叨我:“哎哟!看你的手指甲,全是泥,妈妈不老告诉你要先洗手再吃吗……”说着,又给我夹了几块牛肉,舀了一大勺汤。

夜色沉暗,冷冷的月光寂寞地倾泻在我身上,失落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风乍起,将我吹得狼狈,面对压力,我也只有叹气。

妈妈早在校门口翘首等待了。她个子矮小,总挤到最前,垫起脚尖,脖子伸得老长,紧盯着我来的方向。灯光斜斜地照,把她眼中的期盼给披露出来,脸上瘦出的骨头也更明显。一阵风吹起她的头发,白发的光泽很显眼,那风似乎把她的皱纹也吹深了。看见妈妈的笑脸,我知道,黎明前的黑夜,有人陪我走。

一到家,她便给我一碗牛肉汤,我畅快地喝着,还是那种熟悉的幸福,妈妈还是熟悉的姿态,坐在对面笑着看我。她老是捏我的手臂,拨动我的头发,再唠叨一大段……

妈妈递给我的,是如牛肉汤一般质朴的感情和幸福感,像一块盾牌,守护在我的灵魂左右,浓醇的滋味,填补我的痛与缺,拥有这样属于我的滋味,不惧天霜降至。

【篇六:风雨的滋味】

作者:曾浩轩

阴雨缠绵,连日地下着,心中也是一片阴云。

那时,我正将面临第一次钢琴考级。上天却是不公,付出了努力,收获甚微。一个个音符突兀地跳了出来,傲慢、轻狂,像是嘲笑,在我耳边乱成一团。我向窗外厚厚的雨幕吼道:这哪是音乐?

心烦意乱,我冲出房门,头也不回,只顾向前冲。雨中,倾盆而下的雨水无情地打湿了我,使我身上的每个毛孔都感受到了雨水的滋味。凉意从头顶渗透到脚尖,我是多么的狼狈、多么的挫败,风雨却冷酷无情,给受到挫折的我火上浇油。我渐渐筋疲力尽,停下了脚步,在风中、雨中,我体会到了被挫折种种打击后的滋味。

雨小了,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一阵琴声,如银铃般悦耳,像风雨后的轻柔,穿透雨帘。咦,是《KisstheRain》,我伫足聆听这天外之音。远听,却似雨中青苔遗世独立,一尘不染;近听,恰如落地的花瓣,幽香黯淡。这妙韵似乎浸入了我的肌肤,像滴滴雨水。啊,这琴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轻如薄纱,风雨似乎与琴声融为一体,回味无穷,心中豁然开朗。

风雨看似是挫折,它打落树叶,吹折花朵,让自然万物经受磨砺。可风雨也是一种滋养。雨后大树依然茁壮,花儿争奇斗艳,风雨使它们品尝到生命的滋味。我所面对的困难,正如这风雨一般,只有苦尽,才有芬芳。雨后是晴天的太阳。

我回到钢琴前,身上还带有些雨水的气息,心底是阵阵清凉。雨已停,风已息,我心不平静,轻轻抚琴,我试图将心底对风雨的感激透过琴声,绕梁三转。如果不是经历了雨淋,听见那阵阵琴声,我又怎会勇敢面对挫折呢?琴声是优雅的,仿佛被雨水滋润过似的,带着些水汽。心中的困扰,也被风雨冲尽,只剩下风雨后新生的滋味。

风雨并不尽是挫折,风雨的滋味也并非完全是苦的。细细品味,风雨的滋味却在雨后。

窗外又是绵绵大雨,我期待着,那雨后大地的芳香。

【篇七:饺子的滋味】

作者:陈妍羽

腊月寒冬,窗外的风凛冽地刮着,在窗玻璃上发出指甲刮磨的难听的嗞嗞声。我搓了搓冻僵的手,没由来地想吃一碗饺子。跑到楼下的小餐馆点了一碗饺子,腾腾的热汽驱散了身上的寒冷,心里却怎么也暖不起来……

儿时,我最崇拜奶奶。她总是穿着旧旧的围裙在厨房里忙活,变出种种美味的食物,饺子,便是我的最爱。奶奶包的饺子又鼓又大,薄薄的饺皮包起来十八种材料的馅,似随时都要暴漏出来一样。每到冬天,奶奶总会端上一盘白白胖胖的饺子,咬一口,便温暖了整个冬天……

一天早晨,厨房传来咣咣咣的敲击声,我好奇奶奶在做什么好菜,偷偷一瞧,看到桌子上一叠饺子皮时,我便知晓今天中午的菜式,一时心血来潮,便偷偷看着奶奶做饺子。在奶奶的一刀又一刀中,猪肉变得越来越碎,奶奶时不时放下刀,揉一揉震得酸痛的手臂、搓一搓眼睛。我正发着呆,却被一声轻呼吓着,一看,奶奶手上有一抹刺眼的红!

奶奶疼得呲牙咧嘴,却只是简单处理一下,便咬牙继续做着。她的手因为伤口而微微颤抖,差点弄翻一盘饺子,她慌忙扶好后,紧张地看了眼厨房门,我躲在门后,心中五味杂陈。

在奶奶把饺子端上桌时,我眼睛止不住地往她手上瞟。奶奶似有所感,把受伤的手指又再往手心里缩了一些。我咬破了一个饺子,汁液和馅便争着往我的嘴里钻,香气充斥口腔。奶奶看我吃得满足,脸上的皱纹挤在一块,露出慈祥的笑容,我看了后,口里的饺子似又多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味道。

后来,奶奶住院了,半个身子不能动弹。“今年不能给乖孙做饺子了,真可惜啊。”她说。我握着她布满小小伤疤的手,不禁想到小时候吃的奶奶做的各种饺子。奖励我考试取得了好成绩的、安慰我跌倒的,或只是单纯想做给我吃的……那都是奶奶尽心付出的、对我的爱啊!顿时心尖酸酸的,滴下几滴泪来。

奶奶不在身边的第一个冬天,餐馆里的饺子瘪瘪的,没有奶奶做的饺子那种滋味。

奶奶的饺子是什么滋味?是溢满肉香的滋味、是有青菜清香的滋味、是如太阳般温暖的,爱的滋味。

可惜可能再也尝不到了。

【篇八:水饺的滋味】

作者:陆扬

下完一场雨的冬夜显得格外严寒,校园四周一片漆黑,只有警卫室清晰地亮着一盏白织灯无力地与黑夜搏斗。我向校门跑去,脑海里熟悉又陌生的水饺的滋味不断涌现。

我想起小时候常出现在餐桌上,那盆妈妈亲手包的香菇猪肉水饺。

妈妈做的水饺,洁白的外皮是透亮的,能看见里面深色的肉馅;入嘴是出奇的柔滑松软,舌尖只一挤,便从里面迸溅出喷香的肉汁;滑嫩的香菇猪肉馅鲜嫩,不塞牙,直在齿间翻滚,第一口水饺入肚,暖意便辐射全身。

一盆水饺背后,总凝聚着妈妈大半天的精心准备。清晨她便赶到市场买好材料,接着是几个小时的切馅、包饺子,暴露在寒冬中的双手常冻得直发颤,虎口处因剁肉被刀震得通红。

那时,水饺的滋味是饱腹的满足、是妈妈满溢的爱意。

可不愿想起的回忆又再一次倾倒在我的脑海中。

冬天总是年复一年地来临,寒冷的夜晚因香菇猪肉水饺的缺席而变得难熬。

妈妈的工作忙了,包水饺的时间似乎对她来说显得格外奢侈。冬夜里,落地窗后面的黑夜一望无际,呼啸着的寒风从阳台边上、门缝里泄进,侵袭着我孤独又无奈的心。

那时的我等待着,等待一盆滚烫的香菇猪肉水饺,我没有忘记水饺的滋味。她会有时间给我做的,我重复地对自己说着。

那通电话结束了等待,她在电话中说:“香菇猪肉水饺,我亲手做的。”期待填满了那些冬夜的空白,记得那个晚上,我不安分地在座位上细数时间流逝。

思绪回到了现实,我急速跑动着,冬夜的寒风将眼泪逼出我的眼眸。

我来到她面前,她细声问候,随后打开保温盒,香菇猪肉水饺的气味随蒸腾的水汽直冲入我的鼻腔,盒内躺着的水饺,是熟悉的洁白、透亮,我欣喜若狂,遂不顾滚烫地塞入口中。

水饺是那么柔滑,我习惯性地用舌尖挤动水饺,迸溅的肉汁开始流淌到舌根、口腔内壁,顺食道进入腹中,我分明辨出那一咬便碎裂的滑嫩的肉饺,我咬动着水饺,咽下吐中,暖意放肆地在全身辐射。不等口腔冷却,我不断地将水饺送入口中,童年的味道不断刺激着味蕾,鼓动着强忍的眼泪。

但最终眼泪还是冲出了眼眶,硕大的泪珠滚入嘴角,混入微咸的味道。

母亲从来没有改变对我的爱,没有忘记她给我做的那盘香菇猪肉水饺。水饺的滋味,是母亲沉甸甸的爱。

那个冬夜,寒风似乎收敛了几分锋芒,泪在两颊凝固,我夹起一个水饺,送入母亲口中……

【篇九:甘草的滋味】

作者:林诺彦

甘草,又叫甜草,刚刚入口时只能感到苦涩。慢慢地,一丝甘甜从甘草中散发出来,最后回味起来,就只剩下那带有清香的甘甜。

转念一想,成长的滋味何尝不是这样呢?苦涩中带有甘甜。

灿烂的阳光映照着鲜红的跑道,跑道上仿佛冒着一层热气,而我,在这鲜红而又炽热的跑道上奔跑,为第一次一千米考试做准备。

每一次跑完步,我都会拿起我妈准备的甘草水一饮而尽。甘草一开始的苦涩加上跑完步后的酸痛感充斥着整个身体,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每次向妈妈抱怨时,她总会说:“苦尽甘来懂不懂,慢慢地你就习惯了。”一开始总认为她在骗人,但到了那一丝甘甜从甘草中渗透出来的一刻,到了我跑完步后感受到了痛快的时候,我开始感受到了那苦中带甜的滋味。

很快,第一次体育考试就到了,随着老师的一声令下,我们争先恐后地冲到第一道,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我跟着与我实力相当的同学跑,状态还不错,甚至还超过了不少同学,跑到了队伍的前部分,但可能一开始加速太快,脚上感到了一丝酸痛,像极了刚入口的甘草,带有微微的苦涩。

慢慢地跑到第二圈,体力消耗得越来越快,我重新调整自己的速度。这时,一丝疼痛从肚子里传来,难道是刚刚突然减速引起了不适?我感到一阵疼痛在我肚子里翻滚,脚上像被绑了沙袋似的,十分沉重,调整好的呼吸变得混乱。看着后面的同学一个个超过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有一种被苦涩充斥全身的滋味。

“加油啊!最后一圈!”老师站在终点线喊道。不能放弃!我强忍痛苦,重新调整自己的状态,望着离我越来越近的终点,我咬紧牙关,闭着眼睛,强忍着痛苦的滋味,做最后的冲刺!终于,我做到了!

最后看着我满分的成绩,我十分高兴,端起甘草水慢慢喝下去。咦?之前的那种苦涩好像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带有清香的甘甜。苦尽甘来!对,我妈说得没错!回想之前劳累的训练,再看看现在的成绩,之前的痛苦一吹而散,只剩下了成功的喜悦,只剩下苦尽甘来的滋味。

再喝一口甘草水,成长的滋味何尝不是这样呢?在成长道路上,充满了无数荆棘和困难,但在这些的背后,有着甜蜜的果实和丰富的宝藏,只有用心体会,坚持下去,才能感受这成长的滋味,体会这苦尽后的甘来。

这就是甘草的滋味,亦是我成长的滋味。

【篇十:中药的滋味】

作者:胡茵楠

我用手掐住鼻子,想要阻止那任何一丝一毫的味道进入鼻翼,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将这碗棕黄的液体干了下去。唔,好苦!苦涩的滋味从喉头漫了上来,这就是中药的滋味吧。

中药的滋味,是医者的仁心与坚守、是流芳的医德和傲气的医骨。这是我不知第几次走进这个小巷了,踏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弯弯折折地向上,耳边总会响起那清脆的风铃声和卖零碎杂物的吆喝声。红色瓦片搭在房檐上,几条零落的电线就搭在上面,墙上的砖片也爬满了密密匝匝的青苔,“沈家”二字木匾挂在最亮眼的位置,沈氏长子端坐在木凳上,清茶冒出腾腾热气,悠悠香味与淡淡木檀香交织。聆听脉动,这最靠近心的声音,医骨仿佛要逃出他的身躯。他听脉,将食指中指轻靠在手腕内侧,嘴中呢喃,目光坚定,眼镜反射出阳光,似医者独有的智慧。他写单,白皙的手指滑过纸面,一个个药名及分量便自然流露其中了,仿佛浑然天成。医传三代,中医早已成了这沈家的龙脉。七八十余载,名声早已远扬,小巷悠悠,医骨悠悠,仁心悠悠。那枝头的黄鹂也唱起歌儿,仿佛在颂着这令人惊叹的坚守。中药的滋味,始于医者,始于心。

中药的滋味,是老头子的固执,是种种中草药的底蕴和魅力。记得开好的药单总要去小巷尽头的药铺子抓药,铺子里总是会点上一盏灯,微弱地闪着黄光。老头子总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从嘴角爬上眼眉的皱纹,还有眼中诉不尽的苦楚,衣服虽旧,却干净整洁。见有客来,他便起身干活,一排排的药柜子铺满了一面墙,他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又有了那容光焕发的模样。来去匆匆,用最原始的那种杆秤称,不用说,准是不多一分一毫。用牛皮纸分别扎好药,还不忘嘱咐几句注意的话。都说岁月是把锋利的刀,磨平了棱角,却没有带走他对中草药的执着。巷子里,他被叫做“糟老头子”,他不在意,可在我眼里,他是巷子的精灵,他是那个执着的抓药人,内心里藏着中草药的底蕴和无限魅力。

中药的滋味,是熬出来的,多道工序,诉说着这门技术活,还有母亲的劳累。家中有二三十个瓦煲,专门为中药供应,母亲将炉子打开了,倒入中药,和一定量的水混合,在黑瓦缸里不断翻滚,仿佛在跳着一曲优美的华尔兹。不到一会儿,便飘出一连串的白烟,还有阵阵草药的清香,布满了整座屋子。母亲搬上小凳坐在炉子前候着,不时调调火候,煮出的中药不多不少刚好盛满一碗,刚没过碗沿。中药的滋味便在母亲殷切的目光下慢慢熬出来了,小烟飘飘,母爱浓浓。

一碗中药来之不易,从开方到熬煮,有多少番滋味,道不尽、说不完的是中药的滋味,究是苦尽甘来,苦尽甘来……

奇异.笔记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