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写景美文哲理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爱情经典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满分作文话题作文
网站公告

十来一

发表时间:2020-11-14  热度:

  阴历九月底,学校。

  程小山午饭饱餐后,三步并作一步跳上二楼,见教室无人,便迫不及待地去掏口袋。

  那鼓鼓囊囊的物件是一个橘黄鲜亮的瓷蛋儿乒乓球。程小山从书包里取出一只破旧的光板儿球拍,选中黑板所在那面墙,急不可耐地练起球来。他很喜欢光板儿瓷蛋儿这样的配置,就像他的性格那么硬、倔,特别是妈妈给他买的那个瓷蛋儿,和他形影不离。

  光板儿撞击瓷蛋儿的声音很脆很响,瓷蛋儿弹到墙上的声音更脆更响亮。程小山打得越来越快,瓷蛋儿像是一条带尾巴的弧线,他兴奋极了,耳旁只有充满活力的乒乓声。一会儿,他的额角就见冒汗了,一边后撤身子,一边放慢击打的频率、加重击打的力度,可谓忙里偷闲。

  程小山还要再后退两米,啪的一声,光板儿正呼在一块儿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物件上,紧接着是一个女生的尖叫。

  光板儿掉落在地上,瓷蛋儿没了光板儿的拍档越弹越低,最后骨碌碌溜远了,只剩程小山呆立在原地。

  程小山顿觉不妙,扭头看时,只见同桌晶晶正捂着鼻子屈蹲在地上喊疼。他觉得自己的脑瓜儿也很疼:“没——没伤着你吧?”他感到很抱歉,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很奇怪,她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冷哼一声,晶晶像只受伤的刺猬,伏在桌面,不知是什么表情。本来要捉弄同桌,反倒白挨了一下。

  程小山战战兢兢坐回座位上,他想去安慰她,可又畏畏缩缩怕她再发脾气,于是只好作罢。

  程小山不能忘记的是,那天班里所有男生女生都在嘲笑他,说他“窝囊废”“胆小鬼”,他百般解释可还是好尴尬,并且自此晶晶的眼里多了某种隐隐的怨恨。

  灿烂的夕阳下,程小山独自在操场上转圈。他把玩着那个瓷蛋儿,在手心里它正散射出橙色的柔光,像是一个饱满娇小的橘子,瞅得他直欢喜。突然,两个鬼灵精朝他围上来,他赶紧把瓷蛋揣进衣兜,想躲开她们。

  她俩凑近他。因为正迎着耀眼的夕阳,程小山看不清是谁。伸手阻隔残阳时,他听到“十来一,放鬼魂儿。谁带红,鬼上身”这句话。见程小山愣在那里,她俩嘻笑起来,“真是书呆子”。而后她俩慌慌张张离开了,“快回寝室,查寝啦!”

  程小山还怔在那里,心里直发毛,反复念叨那句话,这一定是某种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后怕,好心情早化为轻烟,他责怪自己为什么不向那两个女生问清说那句话的缘由?从口袋里掏出手时,瓷蛋儿已是黏满冷汗。

  夜幕降临,操场上阴森森的,看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程小山飞奔向寝室。

  学生寝室实际是两排坐北朝南的老旧瓦房,厕所在西头。房檐下的地面被雨水冲作一个个小洞,墙皮儿大多支离破碎的剥落,露出灰白丑陋的质层,瓦楞上一片一片缀着不知哪个朝代长出的青苔。隔着毛玻璃,程小山望见最东边寝室还没熄灯,灯泡透出微弱的黄光。

  程小山来到寝室门前,叩了几叩,没人应。转头望向两排瓦房间的那条走道,它只有两米多宽,近处的几间宿舍灯还亮着,再远些,看不真切黑黝黝的物体,房屋和黑夜糅成一片死寂。隐隐地,风钻进耳朵,听得着呜呜声。他禁不住在门外瑟缩起来,怎么还不开门?

  许久,门栓发出金属摩擦的刺耳声音,门开了,却是兆兴正瞪着程小山,“就等你一个”。

  程小山带着歉意嘿嘿笑,闪身进了寝室,兆兴却在门口张望了好一会儿才上床去。他知道为什么,这个农村小学时常有住宿生丢失财物,但是他脸上凝重的神色似乎还有其他缘故。

  同寝的男生都已熟睡,微微传出鼾声,程小山尽量轻声地爬上床,换下衣服搭在床头,想去睡觉。忽地,他的心突然被硌了一下,并愈发不安——他的那件红上衣和花红枕巾,越看越觉着不吉利。谁带红,鬼上身。那两个女孩把话说得这么巧,像是民间某个节日上的俗语。对了,过了今晚,就是阴历十月初一,也就是鬼节!一连串逻辑推理让他惊骇。

  程小山蒙头睡觉,但“谁带红,鬼上身”六个字总是挥之不去,幽幽地在他脑壳里游荡。他手里紧攥着妈妈给他的的瓷蛋儿,渐渐困乏,眼皮打着架,终于睡去。

  少年的头脑总是很活跃,即使是在梦中。

  那是一张模糊的黑白照片,画面定格在一片惨白如纸的天空下:邻里聚在程小山家窝棚的外面,都是来追悼他爷爷的。那年程小山只有两岁,被一个大姐姐抱着,站在远处睁眼看着丧葬的整个过程。那时候,他还没有生与死的概念,只是突然少了爷爷感到很空落。此后奶奶成了小山唯一的依靠,他害怕有一天至亲至爱的奶奶也走了,连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奶奶,你别走,别走!”

  程小山惊醒了,大口喘着气,觉着气管很不舒服,好久才缓过来。

  他知道夜还长着呢,就瞪着头顶上的床板发呆,他想起自己的心事。

  程小山只对一件事记忆很深,因为它就此改变了他的命运。那是他愿亲手撕碎的记忆片段:无尽灰白的天空下,同样在那个窝棚处,有愈聚愈多的面生的大人,黑压压一片。人群中是男人和女人正在吵架,他们吵得很凶劝都劝不住,甚至大打出手。吵到高潮之时,最终女人的内心崩溃了,愤然离去,再未回过这个家。那就是程小山的父母。

  程小山当时躲在一棵槐树后面,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多希望那不是真的,可它真实地刺痛着一个父母离异的儿童的心。

  之后的几年里他随奶奶生活,父亲常年在外打工,母亲因为有脑瘤精神不正常,因而他俩离了婚。

  程小山是一个很要强的男孩,在学校成绩很好,只是不爱说话,为人孤僻。程小山的父母一次也没有来学校参加过家长会,他一直默默忍受着同学们的非议。他多想有一个完整的家啊!

  回过神来,程小山早已泪流满面。

  夜气深寒,他的尿意突然上来了。他擦擦泪,想要出去,耳旁却冷不丁响起一个声音。

  “不行,外面太可怕了,今晚可是鬼节,百鬼夜行,你不怕吗?”

  “没、没有鬼,有,我——也不怕。”

  “不,你是一个懦弱透顶的窝囊废,打女生这种事也做得出来。小人,阴险!”#p#分页标题#e#

  “再说一遍,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你们——太可恶了,就因为我爸妈离婚,整天拿我开玩笑,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程小山火了,对那个声音吼道。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个声音没有再说话。

  “我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就是这么倔这么硬!”程小山说这句话给自己壮胆,一把推开了木门。

  寒气顿时灌进来,程小山闪身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外面是一个没有灯火的世界,只有夜空中一点北斗,弦月洒下灰蓝色的月光。没有路灯的校园黑暗无比,没有灯盏的走道无比黑暗、深邃。穿过那条走道才是厕所。

  程小山摸着黑乎乎的墙壁艰难地踉跄前行,丝毫不敢回头看,生怕猛地窜出个林正英电影里的鬼物,被吓个半死。那墙皮很不和时宜地脱落着,沙拉拉地响,听着瘆人。鞋底下的石子也嘎吱嘎吱地响,他真想把耳朵给捂上,此情此景太过瘆人。

  也许过了一个世纪,程小山一步步挨到了厕所,厕所里黑漆漆的又潮又臭,好不容易解了裤子,便对准旱厕的茅坑一阵稀里哗啦,突然想起水滴石穿这个成语,觉得很不合适。他此时很想高歌一曲,却并没有学过一首歌,只能颇有情调地哼哼,他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

  走出厕所,程小山心情大好。大踏步走在过道上,仔细分辨自己的脚步声。

  期间,他听到由远及近的丧歌,料想村里的某个老人不期去世了,着实感到惋惜。他又想起他的年近八十的奶奶,鼻尖儿一阵酸涩。又感到自己突然成长了起来。原来十来一丧葬是真,有鬼是假。

  这天阴历十月初一清晨,程小山隔着校门张望,十字路口有三三两两的人在烧纸。

  课堂上,晶晶幸灾乐祸地小声说:“昨晚没睡好吧?”她觉得依程小山这种懦弱的性格,应该被那两句话吓住。

  “谢谢”程小山郑重地说,“昨晚我反而睡得很好”。

  “什么?”晶晶睁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一向胆小怕事的程小山如此淡定的回答。

  “谢谢,我不再自卑了”。

  煞地,一股寒流窜过街道,纸灰随风飘起,像一只只黑蝴蝶,渐飞渐远。

奇异.笔记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