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写景美文哲理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爱情经典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满分作文话题作文
网站公告

想念为主题作文800字

发表时间:2020-11-07  热度:

【想念】

周余庚彦

我离开南昌已经很多年了,往事历历在目,可想念的东西很多,但最让我想念的是南昌的拌粉。

最朴实的一个宽口碗,一团过了开水的白米粉,一些最平常的调料,就可以做成南昌人最喜爱的食物之一:拌粉。拌粉看起来油油的,但油而不腻。几样看起来很朴素的小菜,比如腌菜和萝卜籽跟米粉一拌,在调点酱油,就成为南昌人最朴素但又美味的早餐。南昌人何尝不是这样朴素呢?只有朴素人才会爱上朴素的早餐。

我不算一个地道的南昌人,甚至连南昌话都不会说,但我和老南昌人一样喜欢拌粉。

记得与拌粉结缘是在很小的时候,或许只有五六岁吧。那天早晨,舅舅带着我来到一家路边最常见的早餐店,店门口摆着蒸汤用的大缸,比我人还高出不少,里面摆着几张桌子,一个厨房挤在里面,几个伙计分工明确,制作、上食物、收钱井然有序。也就是在这一天,我吃到了让我一生难忘的拌粉。

也不知为何,那一碗酱色的拌粉令我如此着迷,搭配着瓦罐汤,我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那碗粉,看着门外已经开始繁忙的街道,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那个清晨成为我当时有限的人生经历中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从那以后,我便开始了对拌粉的“单相思”。每天都嚷嚷着要吃拌粉,可家人总以对身体不好为由打压着我,我只有偶尔才能吃上一碗,那感觉像是许久未见的恋人在互诉忠心。

这种“单相思”一直持续到了初中三年级。那时候,我厌倦学校里千篇一律的学生餐,又偶然得知了一家学校附近据说很棒的粉店,便决定去那里吃午饭。毫不夸张地说,我对拌粉的喜爱真的超过了其他任何一种食物。所以当我第一次吃那家拌粉时,真可以用惊艳来形容。又因为其价格便宜,我每天中午便都光顾那家粉店,十块钱可以达到饱腹。到了后来老板看到我来,都不用说就开始为我制作了。

那时的中午,肚子已开始抗议,和三五好友一起来到店里,点上一碗拌粉,加一个虎皮蛋,一碗瓦罐汤,身体就又在与朋友们的谈笑中恢复了活力。我似乎对拌粉从未感到厌烦过。可能每个人都会对某一种食物爱得深沉,我爱的便是拌粉,也享受那进食的过程与之后的满足感。

现如今,我便再也没有吃过那家的拌粉了。我想念它带给我的快乐与满足,想念它朴实的感觉,想念它的美味。

拌粉以它朴实的美味,带给无数南昌人心灵的安慰,或是对家乡的热爱与思念。人们说,当你爱上一个地方的食物的时候,你的心就属于那里了。这么说来我也算是一个南昌人了吧?

我想念拌粉的美味,我想念过去的美好时光。

【想念】

周熙明

寒冷的荒野上,他独自一人默默地走着。十二月,正值寒冬腊月的日子,实在是冷得吓人,但只有在这个时候,天山才会长出雪莲。

他今年十八岁,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天山,为的是他亲爱的、年迈的老母亲。这个冬天的雪来的如此猝不及防,使她那本就一年不如一年的身体一下子就倒了。请来的医生告诉他:“你妈妈病得这么重,而且还有隐疾,没有天山的雪莲,怕是活不了了。”

他们家很穷,连供他上大学的钱都是借的,更不要说是买天山雪莲了,他只得自己去找。他把他冬天穿的所有衣服穿上,不多,也就只有一件羊毛衫,两件大棉衣,再带上一根攀山杖,一个打火机,和可以给他吃上几天的食物,便离开了家。

因为没有钱坐飞机,他足足坐了两天的火车才到了新疆。坐长途火车的可怕只有真正坐过的人才明白,那种封闭感和眩晕感让人甚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但他还是撑了下来。刚下了火车他就向天山赶去,他不允许自己停一停,为了记忆中母亲的脸。

他已经在天山上徘徊两天了,寒冷快要吞噬了他,也即将要吞噬他的理智。打火机毫无用处,他早该想到的,如此寒冷、潮湿的地方,那小小的火苗怎么可能燃烧呢?现在支撑他的,是心里面的,属于母亲的亲情之火,是儿子属于母亲的生命之火……

他疲倦地拂去脸上的冰霜,从冰上站起身来,这已经是第五天的早上了,食物已经在昨天吃完,现在支撑他的那团火苗也即将熄灭了。无论如何,这是最后一天了。要么找到雪莲,与母亲共同活着;要么冻死在这,同母亲一起离去。

突然,丛林中冒出一只庞然大物,是熊。看来这是一只失败的熊,它在秋天没有贮存到足够的食物,因此在冬天不得不重新醒来寻觅。

他转身就跑,但那早已疲惫不堪的身体不听他的指挥,一步一步地缓缓挪动。他咬咬牙,开始回想母亲的样子,他那慈祥的,受尽苦难的,病重的母亲在这一刻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他开始动起来了。最开始是走,然后是飞奔,但即使是这样,那只该死的熊还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而他不敢停下来,一旦停下来,他就再也跑不起来了。

骤然间,一个悬崖在他面前出现了,他猝不及防地摔了下去。而那头熊,在悬崖上逗留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他还没有死,冬季天山上厚厚的积雪救了他一命,但他一条腿还是骨折了。他无力地躺在雪地上,偏向头去看悬崖,忽然,他发现身畔的岩石上,有一朵洁白的花,一朵天山雪莲,他看着它如母亲一样美丽的样子,闻着它如母爱一般的芬芳,他轻轻地笑了。

不说,只是想念……

【想念】

闵琪

“嘿,你的《彼岸》。”酒气钻入我的鼻。我和兄弟站在天桥上。我提着酒瓶,看着他突然伸出的手,手上那幅蓝色渲染的画,想念一下就涌了出来。

那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我了,抱着《彼岸》,轻轻地,小心翼翼地又一次敲响了画师的⻔。“咚,咚咚。”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无人应答。我还是不死心,又一次敲着画师的门。“咚咚咚……”声音飘了许久“吱——”⻔终于开了。画师满脸胡渣,眼眶里显着红润,神情憔悴,连头发都毛躁了起来,一身酒气,默然。他就这么盯着我一会,突然出声:“孩子,别学画了,没有用的。以后,你就听你母亲的,以后做个教师。”“为什么?”我吃惊了。“别问了,我明天就离开了,这画……这画我帮你留着吧。以后就好好学习,上个好大学吧。”画师默默地说着,拿走了我手中的画。“我的画……没有用的……我也教不了你什么……你以后就自己加油吧。”画师红着眼,关上了他的⻔。

天桥上,兄弟突然问我,“你还想念曾经吗?”我闷了口酒,没有搭理他。

时间再早一点,那是我和画师在一起作的画。“嘿,画师,我又来了。”画师还在画着,“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我坐在画师的家里给画师调色,提建议。画很快就画完了。画师才又问我:“来我这儿学画,你妈妈同意了?”“没呢,早晚会的,你不是说我很有天赋,以后一定会成画家吗?”画师笑了笑,“对,所以你认真学。”我在画师那待了一会儿,便回了家。

我看着我的瓶子空了,扭头对兄弟说:“想,很想。”时间再往前推一点。我还在上课时在书上画着小人。老师突然停了下来,指着我:“这位同学,你来读一下这段文章。”我马上红了脸,不知所措。班上的同学说了一句,“老师,你看看他书。”老师捧起了我的手,都是各种各样的小人。“老师您翻翻,能动呢!”班上哄堂大笑。这是我第一次成为班上最后一个走的。但就因为这次,我发现在我家楼下的是一个画师。他发现了我的天赋,我们成为了朋友。

兄弟向我举起酒瓶,问:“你后悔吗?”“不后悔。”“想念曾经吗?”“想。”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你会放弃吗?”“不会的。”我笑了。可是,我知道的,人生只有一次,你所做的选择,永远都没有机会后悔。即使你很想念曾经,要做千百件事情来承担选择的后果,你都要毫无怨言。想念曾经,也只是为了鼓励自己罢了。

“那个画师画卖不出去,所以去谋生了。走的时候,只带了你的画走,一下子就有人来买,高价……他没卖……后来我遇⻅他了,听说了我是你哥,他就把画给我了,让我告诉你——彼岸还在,正好花开……”

我笑了,又提起一瓶酒,用嘴咬开,力度太大,瓶口的玻璃渣刺得我嘴⻆生痛。我醉在想念里面了……

【想念】

黄文轩

波涛滚滚,海浪滔天。一座寂寞的小岛,独自屹立在狂浪之中。在无边绿意之下,一个人,正静静坐在岸边的岛礁之上。

狂风在嘶吼着,在咆哮着,吹乱了他那朴素的衣襟,吹散了他那整齐的白发,却从未吹散他那道满怀想念的目光。

海的对岸,是一片广袤的大陆,也是他心心想念的地方。这一段短短的距离,仿佛可以用手丈量,但对于他,却犹如天堑一般。

忽然,对岸仿佛传来一阵鸣叫声。霎间,他倏地站起身,素来古井无波的眸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脸上也浮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望。心中,也满怀着一腔热望,似乎下一刻,就要扑向那他日夜企盼的远方。

终究,炽热的期望还是被冰冷的现实打碎。慢慢地,他挪动着蹒跚的脚步,带着沧桑与悲凉,一步步走向岛内。

二十五年,对有些人可能只是个数字,但对他来说只有想念。二十五年,他从一个洋溢青春活力的青年变成满头白发的老人。二十五年,他从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中走出,孤身来到岛上,以鸟兽虫鱼为伴。二十五年,伴随着脚步的抬起,落下他一次次的回想。守着一个孤寂无人的岛,防备着极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出现的敌人。这样的使命,这样的梦想,真的还有坚持的意义吗?在这漫漫的二十五年中,他首次对自己的过往感到了彷徨。

累了,背靠一株大树坐下,望着那片单调的,望了二十五年的蓝天,任由鸟兽虫鸣占据自己的耳膜,他陷入了沉思。

那个秋天,秋叶枯黄飘落一地,伴着悠悠的菊香,他满怀朝气,披上军装。母亲正缝着他残破的衣袖,严肃庄重的父亲也在细心地准备着他的行装,炉上煮着的吃食,也散发出了阵阵的芳香。往日再平常不过的景象,此刻看来,却弥足珍贵,这更加激起他层层的想念。

忽然,他惊醒过来,眼中画面一转,浮现出他进入军旅的那一刻。领导亲切地拍着他的肩,阳光在崭新的星徽上闪耀。从那一刻起,历史授予了他那份神圣的使命。

是啊,一个人的想念与国家的使命相比,又何足言道呢?只有靠手中的这杆枪,保全国家的想念,才能守护住自己的想念!

他提起枪,开始巡逻了。

【想念】

庞汇洳

冬季的雪花把窗户染白了,树枝上依稀剩着的几片叶子透过白蒙蒙的雾气隐约可见,神秘而又恍惚。天还没亮,我在这宁静的早晨醒来,点一盏昏暗的烛灯,不知,在你的世界里是否有我的想念。

我记得六年前的那个秋天,你在落叶渲染的金黄小道上递给我一瓶水。自行车和我们的脚步让这落叶发出喳喳的响声,似是那秋给这美好景象最动人的配乐。此刻,阳光正好,微风正好,我们正好,未来或许也正好。命运,至少在那时,很幸运。

脚步渐慢,白球鞋停在了那有些许斑驳的白墙前,我们在这里,写下了曾经的梦想与愿望。那天,我蹲在白墙前,望着灰瓦上坐着的你:“我好想去上海啊,想去那里了解更大的世界,看更多未曾见过的风景。”“我也去上海,我和你一起去,我们初中在一起,高中也要在一起。”多么坚定的誓言啊,你洞穿心灵的眼睛闪着明亮的光,任你的刘海再长,也挡不住那恒星似的眼光。那刻,小雨正好,心中纯真的理想也正好。

“如愿以偿”四个字,第一次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中考出分的那天,我们一起在电话里欢呼,你喊的很大声:“小茜!我们在一起了,我说过的,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是啊,我们又如愿以偿了”。

一如既往,我们一起推着自行车去到我们共同的第一所理想的学校,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穿过,活泼乱跳的。我们一起努力,在路途中互相抽查对方背书,一切都按照所期望的进行。自至那一天……

高考前的那个下午,你递给我一个牛皮纸包着的信封,告诉我是毕业留念,和三年前那个粉色的信封一样要好好的保管着,等考完才能看。我特别开心的收下了,分别之际,你给了我一个拥抱,且说到:“明天不用等我了,妈妈说要亲自送我去考场,一定要好好考,我们要一起去上海的!”我们约定,出分那天在学校门口相见。

那是个阴天,我按照约定的时间早早的来到了校门口。我很开心,因为再一次,我如愿以偿了。我手里握着那个牛皮纸信封,希望和你一起开启它。但那日,我没见着你,电话拨打你的手机是空号。夜色渐渐暗了,我一个人蜷缩在校门的角落里拆开了那个信封,纸上只有依稀的几句话:“谢谢小茜,也对不起小茜。光辉透过云朵的缝隙替我去拥抱你。不许哭哦,红鼻子的小茜不好看。”我不希望让你失望,但眼泪,还是情不自禁地连串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牛皮纸上的墨迹。自那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你了。

天亮了,太阳光透过被雾气染白的窗户照进了我的房间,那是你对我的想念吗?

【想念】

周芳琴

冰冷的月光静静地流淌在一片城墙上,流淌在他身着的铠甲上,硕大的玉盘皎洁明亮,却无法指引他回家的方向。

他悄悄出了营帐,一个人登上那高耸的城楼,小心翼翼地把怀里那封书信拿出,抚平压出的褶皱,借了一缕月光,慢慢地读着,像是要把那张黄纸上的每一个字烙上心头,刻在脑中。

他那刚成婚没几年的妻子在这封信里询问了他的安康,告知了家里现在的情况,倾述了孩子已经学会走路的喜悦,也表达了对他早日归家的盼望,那份想念自她笔尖流下,又通过这薄薄的纸张灌入他的心间。泪水再一次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知道这封书信能传来是有多么不容易。两年了,他又何尝不想念妻子呢?他日日夜夜每时每刻都想念着家里,想念自己年迈的父母,想念自己新婚的妻子,想念自己可爱的孩子。他多想陪伴在家人身边,过平平安安的生活。

可他不能。

敌军的不断来犯,让他必须死死驻守在这道城墙上,沉重的号角声接连响起,宣告一场场浴血厮杀的开幕,也许几个时辰前还在与之谈笑的兄弟,片刻便倒在被鲜血染红的刀下。退下?怎么能退下?他退了,他们这些将士退了,国家的疆土只能任人践踏,手无寸铁的百姓只能任人割宰。敌军一旦破城,整片土地会被鲜血染红,会有更多人的父母、妻子、儿女无辜丧命,他应征不就是为了阻止这一幕的发生吗?他怕有朝一日那血泊中会有他最熟悉的人,为了这,他也绝不能退。

所以这份入骨的想念只能被他藏在心底。只有在白天的奋力拼杀之后,在这悄然寂静的夜晚,想念才会从心底冒头,又逐渐变得汹涌澎湃。这封薄薄的书信成了他的精神寄托,成了他的心理慰藉,成了他对明天的最大的期盼。

他把那几行字读了数遍,牢牢地记住每一笔画,甚至已经能一字不漏的全部默写下来,才叹了口气,重新把信小心翼翼地折好,视若珍宝地放在胸前。不知清风从哪里吹来一阵断断续续的羌笛声,他仔细聆听,却发现是月明的方向,是家的方向。

对家乡、亲人的想念,萦绕在多少他乡异客的心头,扎根在多少离家儿女的心间。那共千里的婵娟啊,你是多少人的寄托,又凝聚了多少人刻骨的想念?

【想念】

郭程

今天是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我来到会稽山的兰亭,与朋友们一起做禊事。我以素净之心真诚落笔,将欢喜与想念留在了诗文之中,留在了书法里面。

零落人间,寂静如城,以一手好字惊动这个世界。也许我并不想要名垂青史,但岁月却记住了我。并非岁月深情,而是我的才华惊动了岁月。

兰亭,周围的崇山峻岭夹着几许茂林修竹,清流急湍嵌在兰亭身边。这一天,众多贤才都会聚到这里,有老的也有少的,有大的也有小的,我们饮酒赋诗,引清流急湍来作为流觞的曲水,把盛酒的杯子浮在水面上从上游放出,循曲水而下,流到谁的面前,谁就取来饮,谁就来赋诗。

当然,只有饮酒赋诗略显得几分单调。丝竹管弦、琴棋书画,何乐而不为呢?这天空中的云朵偷了我杯中的酒喝,于是它就变成了晚霞。随着时间流逝我渐渐地有些醉,而那夕阳已经烧红了天边的云。我在想,青春呢?

傍晚时分,这饮血的残阳静静地打量着众生。有些人已经早早退去,没有美女丝竹管弦之美,伴随着的是虫鸣鸟吟,好像也在吟诗作赋。我看着那一轮残阳,回想往事,不由心中感叹,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想着,那残阳不就是我吗?

我的酒杯里盛满了孤独,青丝成了白发,烟雨湿了流年。不哭,亦不笑,所有的颠沛流离,所有的形单影只,都仿佛变得遥远。时光亦是如此,在新与旧之间,几许嫣然,几许叹息。我想念着那狂放的青春,我想念着那逝去的年华。

终于,那一轮残阳落下,阵阵清风把我的酒意渐渐吹散。花开有声,风过无痕,我都留意着;关河萧索,岁月陈旧,我亦惦念着。突然,那清风变得如此刺骨,吹醒了,吹醒了那个迷茫的我、深思的我。“情随事迁”,当年那个沸腾的我已不复存在。现在,我看淡了。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轻风里飞扬,一半洒落荫凉,一半沐浴阳光。我想念,我想念那安详,我想念那飞扬,我想念那荫凉,我想念那阳光。

鲸音怒吼三千界,蝶梦惊国八百声。我无法像他们一样,只能自己含着想念的苦,能陪着自己走下去的,只有自己不是吗?该绽放就绽放,该飞扬就飞扬,人生于是,就该如此。纵然零落成尘,定当不负年华。

奇异.笔记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